用電用戶 | 供應商 | 求職者 |  傳播者 |  繁體中文 |  ENGLISH

【与共和国同龄】俞鹏:第一代守岛人 道不尽的长征之情

推筒子游戏:南方電網公司  發布時間2019-09-24


2006年10月,“第一代守島人”俞鵬,開始了以雙腳重新丈量25000裏長征路的征程。

 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,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退休員工俞鵬也將迎來自己的70歲生日。生在新中國,長在國旗下,這位有著45年黨齡的共産黨員,20出頭的時候在老紅軍父親的影響之下參軍入伍,退伍之後加入電網成爲珠海荷包島“第一代守島人”。他同新中國一起成長,親眼見證了中華民族實現了從站起來、富起來到強起來的曆史性飛躍,也見證了電力事業的蓬勃發展。

  他是第一代守島人:紮根孤島,用心供電

  真誠、謙和,是記者對俞鵬的第一印象。雖已年逾七旬,但俞鵬思維清晰,一舉一動都透著典型的軍人作風。


1970年1月,俞鵬入伍時的照片。

  回想到當初入伍的場景,俞鵬告訴記者,在新中國成立20周年的時候,他看到電視機裏盛大的閱兵儀式,便萌生出參軍入伍的想法。他的父親是一名老紅軍,非常支持他的想法,他就毅然成爲一名光榮的軍人。退伍之後他來到珠海供電局從事電力設計、風電工作,隨後成爲荷包島“第一代守島人”,駐島服務近10年,一直堅守到2009年退休。

  荷包島位于珠海市西區南水鎮高欄港對面,距離陸地約20公裏,與大陸的交通僅靠渡輪維系,可以說是孤懸海外。2000年7月前,荷包島上的用電,是由荷包島村委使用2台柴油發電機自行發電,每天5-6小時。

  到底是什麽機遇讓他成爲荷包島“第一代守島人”?俞鵬的思緒不禁回到了過去。臨近澳門回歸的時候,“當時時間緊任務重,局裏指派我上島完成發電任務,組織有安排我就馬上行動起來,花了將近兩小時的車程加半小時的輪渡來到荷包島,帶著發電設備,連夜和島上懂電的漁民一起把電給移動台供上,也是從那時開始,荷包島就有了比較穩定的電源,接著我們就著手拉起低壓線路,把電供到島上居民家中。”俞鵬回憶道。後來他留在了島上,負責後續的供電線路建設和日常巡視運維工作。

  在荷包島,俞鵬就是一個供電大管家。用他自己的話說:“活不複雜,但是很細很雜,需要細心。”上午9時,他會准時爲島上居民供電,然後對島上線路和設備進行巡檢。哪裏的線路跳閘了,哪裏的電表脫落了,哪家的電燈不亮了,島上居民總會不約而同聯系俞鵬,俞鵬都會第一時間前來幫忙修理。

  島上居民陸續用上電後,常駐居民也逐漸增加。據統計,從最初的36戶增加到84戶,供電時間也由5小時延長到10小時,居民們開始購買彩電、冰箱、空調等電器,小日子一天天過得更好。

  “以前珠海基本都是依靠火力發電,電網結構也比較單一,停電也是常事,根本談不上供電可靠性,也不曾想到如今還能用上光伏發電、風能發電等技術。現在不僅珠海電網結構層層成環、多極發展,就連對澳供電也是堅強可靠,而且在經曆了幾次特大台風後,今年南方電網廣東珠海供電局的供電可靠性還拿到了全國第一,這說明咱們的供電工作不僅跟得上珠海經濟社會迅猛發展的腳步,還能真正做到讓用戶用上電、用好電,作爲一名老員工我感到既自豪又欣慰。”在談到如今的珠海電力的發展,俞鵬滿眼都是笑意。

  他是老紅軍之子:以雙腳重新丈量25000裏長征路

  俞鵬的父親是位老紅軍,曾經曆了上世紀三十年代的紅軍二萬五千裏長征。他從小耳濡目染,深受父親的影響,對此一直以來都有個願望——重走長征路,希望以此緬懷老一輩革命先烈。2005年,俞鵬曾報名參加央視組織的重走長征路的活動,最終由于年齡的原因,未能如願。但俞鵬沒有放棄心中的長征情結,經過一年多的精心准備,俞鵬在論壇上發起了《我們的長征》,號召全國各地的“驢友”在紅軍長征70周年之際重走長征路。


2005年,俞鵬查閱資料後還原的紅軍長征線路圖。

 

2005年,俞鵬規劃的長征計劃行程。


2005年,俞鵬手繪具體的長征路線圖。 

  重走長征路,難度雖然遠不及當時,但還是需要大量的准備工作,其中最重要的還是線路的設計和行走計劃的安排。俞鵬雖然是老紅軍後代,對長征有著比常人更深刻的認識,但在出發前還是參考了很多當年老紅軍的日記,並在北京國家圖書館“泡”了兩個多月,只爲日後所走的線路可以更貼近曆史。

  2006年10月16日,俞鵬帶領其他10多位“驢友”,從江西于都出發,開始了新長征。“之所以選擇這一天,是因爲從多本文獻中顯示,紅軍主力是從這一天開始邁開長征第一步的”,俞鵬說道。

  長征之路注定是一段艱辛的曆程,261天行走7331公裏,每天負重30多斤,過草地、翻雪山、遇山洪、四渡赤水河……整個過程中,他們遭遇了無數的艱難險阻,親身去體驗當年的“長征之路”。在亞克夏雪山上,他們向我國海拔最高的紅軍墓行跪拜禮;過草地時,由于沒有向導,只能靠著指南針走了出來……一路上人文與自然,曆史與現實的碰撞,說起這一段段難忘的經曆,俞鵬眼神堅定且自豪,雖然困難重重,途中他曾因爬山扭傷了腰,吃錯東西犯過胃病,但他從未産生過退縮的念頭,憑著強大的毅力走完了長征路。

  俞鵬退休之後,足迹遍布祖國的大江南北,並將經曆以日記的形式記錄,《我們的長征》、《行者無疆》、《行走快樂》這三本日記正是他豐富充實退休生活的真實寫照。

  2006年12月,俞鵬的日記裏記錄了重回“在共産黨曆史上的一個生死攸關轉折點”的遵義會議舊址。

  2007年5月,俞鵬的日記裏記錄了前往敘永烈士陵園悼念先烈。


2007年5月,俞鵬的日記裏記錄了翻越雪山的經曆。 

  俞鵬說,長征是一本“百科全書”,在徒步長征路的同時,他還不忘以日記的形式記錄經曆,簡述長征曆史,並委托朋友代自己在論壇上同步貼上“長征”日記。

  “當年的紅軍路是老少邊窮區,只有身臨其境才能體會幸福的含義。”俞鵬回憶起當年走長征路的情景時說,發揚長征精神,克服路上所有困難,激揚奮鬥熱情,是“我們的長征”的主要目的。


2007年5月,俞鵬在六盤山紅軍長征紀念館留影。


2007年5月,俞鵬在中央軍委通信局舊址留影。

2007年6月,俞鵬抵達延安的合影及沿途的紀念郵戳。


俞鵬認爲,只有身臨其境才能體會幸福的含義。

  今年是紅軍長征出發85周年,也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。如今,這位共和國的同齡人和妻子自駕又一次重溫了長征路。俞鵬表示,再走長征路,既是響應中央號召,也是在精神和行動上不忘初心、牢記使命的過程。飲水思源,今天中國的進步和發展,就是從長征中走出來的,無論何時我們都要大力弘揚偉大的長征精神,在新的長征路上繼續奮勇前進,走好屬于新時代的長征路。

  南网传媒全媒体记者 林丹丹 黄雅熙 南网传媒全媒体通讯员 鲁思琴

相關文章